涂山窈一看是她,心头火气腾腾直冒。与她对战的长蛟本就够难打发,没想到又来了一尊瘟神,这下想要安全取胜简直难如登天。

特别是看到她完好无损,还能发挥出超乎寻常元婴初期的实力,涂山窈就已心知肚明,自己那位好族兄定然折在了她与同伙手上。

涂山窈又怒又惊,忍不住怨怪涂山穹无用。可她心底深处也知道,涂山穹不是什么好解决的善类,他会落得陨落的下场,只能说明眼前的女修与其同伙实力不凡。

她双袖舞动间带起巨浪滔天,两道黑色长绫如黑龙戏水般,随着浪头的攻势直扑银蛟与何淼淼。可银蛟本就是水属性妖兽,哪怕低了一个小境界,亦能轻易操纵海水在空中炸开,紧接着朝后方反攻而去。

何淼淼就在银蛟庞大的身躯上方轻盈跃动,分化为九的短剑带着刺眼红光,驱散了空中魔气凝成的黑云,照得方圆百里殷红一片。

暴烈的剑意杀意凛凛,狠辣的攻击招招毙命。炽热的气息让斗法范围温度升高,就连肉身强悍的银蛟都有了一丝不适之感。

涂山窈经脉肺腑都似在燃烧,她不用细想都知晓自己此刻有多狼狈。刚刚结束一战就被蛟族缠上,到现在灵力识海都快要支撑不住,脸色都开始变得苍白。

庞大的银蛟每一次摇头摆尾,都引得附近海域翻腾不已。

它的招式没有任何花哨之处,但每一击都带着必杀的狠厉,不过几炷香就毁坏了涂山窈三件超品防御灵器,其中一件已生出器灵,结果被它一尾甩中,连惨叫都未能发出就已溃散。

银蛟身上巨大的鳞片闪烁着莹莹光芒,散发出的气息圣洁而强大,由于肉身实在太过强悍,显得涂山窈的每一击都成了无用功。

何淼淼见状就知,无论全灵、林颂赶不赶得来,这一战都已决出了胜负。她对涂山氏的秘术有了防备,再有银蛟配合,涂山窈必死无疑。

虽是如此,何淼淼仍是不曾放松警惕。斗法之时最忌轻视,刚刚涂山穹所犯的致命错误,绝无可能在她身上重演。

哪怕会让全灵失去亲自报仇的机会,她也不愿让涂山窈有一点儿逃离的可能!

好在全灵与林颂来得比计划还快,何淼淼感觉到熟悉的一剑从红光中破开,剑意中夹杂着道儒佛魔四种不同气息,如要劈开这方天地,余威将下方海域硬生生分成两半。

涂山窈暗叫不好,想要转身逃离,身后却有银蛟摆尾,左方又是何淼淼强势的剑意,右边是她先前看不起的墨家走狗,而正前方,是她一直想要暗杀的墨家天魔根。

银芒、红光、黑雾,使得这片海域成为了东海最最危险的地方。

两种不同的剑意带着同样的杀机,林颂的本命灵器摧天令再次号令着脚下巨浪,配合着魔气冲天而起,气势不比真正的长蛟弱上多少。

而银蛟瞅准机会,一次次甩尾抽向涂山窈,它无需借助法宝,强悍的肉身与对海水的操纵,就足以让人胆颤心惊。

涂山窈的防御灵光重重黯淡、破裂、消散。在所有攻击来到近前时,她面上只余下绝望与惊惶,再不复平日的高高在上。

这片海域上空的空间都似要被撕裂,在银蛟长啸、海浪汹涌狂吼中,涂山窈的肉身彻底冲击成碎块。元婴出体的一瞬,强势的攻击立刻将它团团围住,眨眼之间就被绞成破碎灵光消散。

涂山窈一死,三人一蛟立刻收了攻击。银蛟盘旋在云雾中隐去了小半身躯,看上去却还是庞大无比。它灵动黑亮的双眼滴溜溜转了一圈,扫过三人后轻啸一声,丢下一句“有缘再会”便没了踪影。

“没想到不理世事的蛟族也参与进来了。”林颂感叹了一句,手中托着涂山窈的储物戒,双手奉上交给了全灵。

涂山穹被陵光烧了个精光,什么都没能留下,好在涂山窈这里还有些收获。

全灵接过后探了探,里面大多是魔修所用之物,除此之外倒是有一大笔中品、上品灵石,堆在十口箱子里码放得整整齐齐。

全灵老老实实“上交”何淼淼,其余的魔修之物都与林颂分了。

自打回到沧澜就穷得叮当响的何淼淼,总算又让储物戒充裕起来。收下这笔灵石,她拢共就有了二十万中品、一千上品,加上在古战场寻得的十四枚极品,在元婴初期中也算身家颇丰了。

“还有不少涂山族人的传讯符......”

林颂手中捏着一沓符箓,其中有一些气息已经黯淡到近乎消失,说明专属传讯符的主人已经亡故。不过也有不少还好端端存在着,若是小心行事,倒是能够利用一番。

他话音刚落,何淼淼平静无波的心猛地一震,紧接着便是突突跳个不停,心悸伴随着难以言说的悲哀之情,让她毫无预兆地掉下两行热泪,自己都有些震惊于这异样。

不过,她很快便反应过来,这是与她血脉相连的子珏与子珅双双陨落了。

“淼淼,快走!!!”

在她还有片刻呆愣时,双山正中魔海的方向忽然凝起一只巨爪,像是从无尽地狱伸出,无论从沧澜界的哪一方看来,都像是近在眼前。

这黑色巨手的手指骨节,比人手多出两节,看起来又细又长。

指头上有着锋利尖锐的长甲,像是兽爪与人手的结合,一开始黑雾缭绕似影似幻,但很快就在空中凝聚成实体,散发出的威压让元婴修士都难以动弹。

何淼淼被全灵拉住,朝黑雾最为稀薄的极东方向跨去,三人耗尽灵力走得极为艰难,没跨出一步都要竭尽全力,否则就会被那威压止在原地。

“主上!何道友!快看空中!”

正在三人经脉肺腑剧痛欲裂之时,一道精纯的本源之力如雨丝般落下,浸入体内一转便让人不再受到魔手的束缚。

一只纤纤素手白皙而修长,从高空云雾中缓缓伸下,与下方魔爪遥遥相对,刹那间,沧澜界风起云涌。